[网友爆料] 宁陵县华堡派出所抓了放,放了抓不抓不放没有钱花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3

主题

13

帖子

61

积分

单身公寓

Rank: 2

积分
61
分享到:
发表于 2016-12-21 15:51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残疾人惨遭殴打,两处骨折,执法人办案不公,难讨公道
  我是被害人崔嘉,家住河南省宁陵县华堡镇崔堂村,2016年10月22日下午3点,我坐着轮椅去门口玩,恰好听到了崔礼先正在大骂我父亲,我就到他家去说理。不幸被崔礼先拉下轮椅,摔在地上又是拳脚相加,致使我右下腿两根骨头骨折,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一级。现已将近两个月了,对方是抓了又放,逍遥法外,理由是有病,需要治疗。我这个残疾人,却花尽了借来的钱,受尽了住院那无尽的煎熬,无人过问,对方既不负刑事责任,又分文钱不给,实在令人气愤。
  事发后,我立即报警,警察同志开始对案件侦查取证。我对执法办案人员心存疑虑,并非毫无根据的,其原因是:
  1.打电话,不可告人,事发后,我父亲被传到派出所说情况,正录口供时对方给警察打来电话。录口供人是马所长的侄子,打开手机,对方说的什么没听清,小警察说:“不要说了老头在这里等会再说。”电话内容不可告人,一定会对警察办案带来影响。马杰所长与崔礼先的弟弟是拐歪亲家,这种亲家关系连所长的侄子也联系上了

2.查现场,八天以后。
  事发后,对方装神弄鬼,又诬告我用板凳砸断他娘三根肋骨,说我拿钢筋棍去他家打他。我没有用板凳砸他娘,事发后警察现场取证其母正在院子里摘花生。是崔礼先先拿钢筋棍捣我,被我夺下,我的手被划破流了血、这都是事实,没想到事发后八天,警察又去现场拍照。没有钢筋棍,给一根木头棍拍了照,然后又满院子找板凳,没找着,马所长的侄子对另外一名小警察说:“这有一个马扎子管不管?”小警察说:“不管,他说的是板凳。”原来我们才明白,他们在为那个谎言找证据。如果真有一个板凳,也就成了我砸他娘的凶具,这不冤枉我吗?明明知道没有受伤,却如此这般找凶具,这公道吗?
  3.按指纹,丢文件。
  也是第七八天后,我事发后住进了县医院,第二天警察(所长的侄子)到医院录口供,并叫我签名按指印,第七天王警官又去医院拿着两份打印好的材料,叫我按指印,当时我处于被打后连气带痛对警察完全相信,相信警察是在操心给我办事,就答应警察的要求,在材料上按了指印。同病房的几个病号都问我:“你没看什么内容就按指印,会吃亏的。”我随即给我姐姐打电话让他去追赶警察,我姐姐追到县中医院,问警察要回材料,当时他手里拿着好多张,他从里面抽出来两张非常生气的递给我姐,可惜她连一句内容都没有看到,就被警察夺了回去,并说什么“你们一家人真清凉!真清凉!”(讽刺的口气)我父亲和母亲听到后立即到派出所去,找到那位警察,那位警察说:“那两份材料都不重要,说实话,是我们给你录口供时的材料,丢失了两份,又补了两份。”真的不重要吗?既然不重要还补它干嘛?重新按指印又不让看内容,不说为什么这样对吗?事后我们又到公安局去,向领导作了汇报。领导非常气愤,说:“文件丢了,要是枪丢了我还撤他的职呢!”局领导又安慰我们说:“等到崔礼先的精神病鉴定下来,没有精神病,马上抓回来,连刑事责任带民事责任一起负,即使有精神病,也要负民事责任,如民事责任负不到位,照样抓他。”并让我们放心,说有事找他。又把他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在信访室外墙上让我的家人记下来。
  4取证言不符实
  事发后第二天,崔礼先的女儿给证人打了电话,并且去了证人家里。这个证人是崔礼先租用的工人,而且又和崔礼先的女儿是同学。几天后我们也见了证人,证人说:“我可倒了霉了,被警察叫去了几个钟头,我也难,说实话吧,两家人必然得罪一家,我也了解到崔礼先的为人,他在你庄闹了一圈了,我的货还在他家,棚搭不成,不要说赚钱了连本也要不回来,我以后的生意也无法干了。“又说崔礼先的闺女找了他,还给她打了电话,唯恐我们不信,掏出手机让我们看,上面有崔礼先女儿的号码,也有崔礼先弟弟的号码。他们这些作为,使证人提供的证言受到影响,是威胁还是利诱?还是其他?无从知道,更可气的是,现在证人说他并未说崔礼先没有打,说他一直没看见。打架时是他拉开的,双手抱腰,脸贴在后背上,下死劲,累得满头大汗才拉开的。是他和后来去的一位妇女把我抬上轮椅,把我推回家,他又跟到我家去,对我母亲说:“要不是我拉住,非打毁你不行!”从证人的这些言行中,难道能说没打吗?我们已正告证人,如果你作了证,我们是冤枉的。我们要上诉,到了法院开庭审理时,你敢出庭作证吗?他说:“我有啥不敢的,我一直都说没看见,到那时还说没看见,我脸贴在崔礼先背上怎么能看见呢?”问他你没看见,派出的证言材料写着,你说没有打,并按有你的指印是怎么回事?他说:说实话吧,警察拿着材料,让我看,我也没仔细看,叫我按指印我就按了。”又是一回叫按指印就按了。农村的人,不懂法律,只相信警察,这样的警察能相信吗?还有另外三个证人,一个是本村的十三岁女学生,一个是崔礼先他哥的孙子叫崔振阳,才九岁。女学生说去晚了没看见,可与她一同去的崔振阳却说看见没有打。有女学生和邻居一个妇女为证,他们三个是一起去的。崔礼先的近亲属的证言是监护人事先嘱咐好的,说什么“没有打,腿断和崔礼先没有一毛钱关系”。这话明显不符合一个九岁孩子的身份。更可气的是,崔礼先已出嫁的大女儿根本没到我庄来,打架时根本不在现场。她也作了假证言。但谁能说清呢?架是打了,腿断也是事实。执法人应以事实为根据。
  5.请吃喝,贪吃贪财
  事发后,我侄子刚好从新疆回来,知道这些事没少麻烦警察,决定在县里请他们吃饭以表谢意,当天就约了几个人在老陈家饭店里吃了饭,第二天又在一个饭店里请了马所长,还转给马所长2000元现金,又买了两条中华烟,在吃饭期间得知对方给马所长花了不只一万元。作为一名执法人员,为受害人索要钱财和礼品,这样的作为合法吗?作为一名警察,这样是在为人民服务吗?
  6.偏对方,办案不公
  根据以上事实,我才认识到马杰所长的办案时偏袒对方,对被害人和其家属总是冷冰冰的。只知道吵我们。替对方说话。直到材料弄好上交后,还有三天才答应给我们调解,说什么对方没钱,只是卖点花生凑了一万多元,这是给中间人说的,中间人说有点少,才答应给两万元,可至今我们分文没见。并说:“要不要就这么多,最多三天就放人!”这哪是在调解,是在威逼我们。两万元钱没给我们,人确实放了,这公平吗?又听了一个中间人说马杰所长去对他说:“说他收了崔礼先一万元钱。”赌咒说:“那个王八孙花他一分钱啦?”这样的身份,这样的赌咒,谁会相信呢?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举报人:崔嘉口述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2016年12月18日  
1.jpg 2.jpg 3.jpg 4.jpg 5.jpg 6.jpg 7.jpg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